第一章 從噩夢歸來

的刀法奧義。戰刀揮舞的力臂和力矩分析,進刀的速度、角度和深度,怪甲殼的最大強度,各種錯綜複雜的公式。都是高考必考題。黑板上還有兩行大字:決戰高考50天!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,揚我球威,稱雄異界!“這是……我的高三教室?”孟超心神恍惚,“我不是死了嗎,怎麼重回高三,馬上就要高考?這還不如死了呢!”剎那間,頭痛裂。無數記憶碎片,如洪水猛般衝進腦海。什麼,龍城亡了?我高考落榜,慘遭社會毒打幾十年,才混了個...午後的烈炙烤大地。

龍城九中,高三6班。

教室如蒸籠般悶熱。

同學們都昏昏睡。

老師一手揮舞合金戰刀,一手抓著猙獰的標本,在講臺上聲嘶力竭:

“看我啊,快看我,你們不看我,怎麼知道怪長什麼樣子?”

教室最後排,一個頭發糟糟的年忽然驚醒,發出慘。

同學和老師都嚇了一跳:“孟超?”

孟超臉上殘留著深紅的睡痕,神驚惶無比,像是做了一個漫長的噩夢。

他撓著頭髮,東瞧瞧西看看。

看到黑板時,茫然的眼神忽然凝固。

黑板上寫滿了麻麻的刀法奧義。

戰刀揮舞的力臂和力矩分析,進刀的速度、角度和深度,怪甲殼的最大強度,各種錯綜複雜的公式。

都是高考必考題。

黑板上還有兩行大字:

決戰高考50天!

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,揚我球威,稱雄異界!

“這是……我的高三教室?”

孟超心神恍惚,“我不是死了嗎,怎麼重回高三,馬上就要高考?這還不如死了呢!”

剎那間,頭痛裂。

無數記憶碎片,如洪水猛般衝進腦海。

什麼,龍城亡了?

我高考落榜,慘遭社會毒打幾十年,才混了個三流高手?

反倒是我妹,天賦異稟又得到“夜魔脈”,爲傳說中的“黑夜魔”,是整個龍城,不,全異界最令人恐懼的BOSS級強者之一?

喵喵喵,這究竟什麼神展開!

孟超五雷轟頂。

想要細細回憶,噩夢卻飛快消散,隻剩零星的閃回。

恍惚間,一張悉的大黑臉湊了過來。

孟超口而出:“嚴老師,您還活著吶?”

“……”

全班先是雀無聲,隨後一片譁然。

大家都對孟超作死的勇氣,佩服到五投地。

要知道,主講這堂《百戰刀法》的嚴東興老師,可是人見人怕的“嚴魔頭”。

聽說當年在軍隊裡都是赫赫有名的鐵教,殺怪和剁餃子餡一樣容易。

“連嚴魔頭都敢調戲,真不愧是曾經的6班第一狠人,孟超,我們會把你厚葬的。”

同學們流下同的淚水。

嚴東興黑如鍋底的麵孔,瞬間燒得通紅。

“孟超同學,解釋一下。”

他的大手著怪顱骨標本,語氣平靜中蘊藏殺機。

“不好。”

孟超瞳孔收。

此刻的他,對殺氣的知是周圍同學的十倍。

殺氣刺激下,他迅速認清現實。

“對不起,嚴老師,昨晚學習太累,剛纔打了個盹,還做了個……噩夢?”

孟超竭力捕捉著腦海中的閃回,不確定地說,“我好像夢見鋪天蓋地的異界生,都是特別殘暴,嗷嗷那種,洪水一樣朝龍城湧來,我們本抵擋不住,百年家園毀於一旦,我心裡一驚,嚇醒了。

“然後,呃,嚴老師,您老人家在我夢裡非常英勇,是人人敬仰的烈士,我剛在夢裡深切緬懷您的音容笑貌,猛一睜眼就看到您走過來,真人喜出外,不自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

嚴東興揚起眉,“在你夢裡,龍城亡了,我也死了?”

他似笑非笑。

怪腦袋抓得哢哢作響。

“這個……”孟超撓頭。

從噩夢歸來,他的求生很強,“放心,您死得毫無痛苦,很安詳。”

孟超沒撒謊。

他依稀記得嚴魔頭是被“百齒巨蠕蟲”吃掉的。

兩三秒鐘就撕個碎。

慘都來不及發出一聲。

應該,沒啥痛苦吧?

哢嚓!

嚴東興一把抓碎怪腦袋。

“龍城會亡?簡直可笑!”

鐵教怒髮衝冠,眼珠瞪得比怪還大,“平時耍我先不說,上課睡覺我也懶得管你,但是,孟超同學,你腦子裡究竟裝的什麼,纔會夢到龍城滅亡!

“給我靠牆站好,擡頭,,收腹,撅屁,大聲告訴我,五十年前,咱們龍城穿越到異界來,沒有煤炭,沒有石油,沒有電力,什麼都沒有,隻有瘟疫肆,喪橫行,那時候,龍城亡了嗎?”

孟超爲難:“嚴老師,靠牆還怎麼撅屁?”

“什麼?”

“報告老師,龍城沒亡!”

孟超一個激靈,瞬間找回十七歲的覺,屁一撅,滿臉堅毅。

“喪危機之後,迷霧降臨,怪出沒,無數先烈拋頭顱灑熱,從怪牙裡,一寸寸開闢生存空間。”

嚴東興繼續咆哮,“是‘怪戰爭’最初十年,我們就損失了三分之一人口,最慘烈時,怪每天都能突市中心,人類在每一座商場,每一個小區,每一間廁所裡和怪激戰——你說,我們屈服了嗎?龍城滅亡了嗎?”

“報告老師,我們沒屈服,龍城沒滅亡!”

麵對鐵教的唾沫星子。

孟超視死如歸。

嚴東興散去幾分怒氣,沉聲道:“很好,無論‘穿越異界’,‘喪橫行’還是‘怪侵襲’,這些沒能毀滅我們的危機,都令我們變得更強大,經過半個世紀的鬥,今天的龍城已經在異界站穩腳跟。

“比起剛剛穿越時,龍城的麵積增加了三倍,人口增加了五倍,很多市民都能達到地球上英特種兵和奧運冠軍的水準,百裡挑一的‘超凡者’,更擁有驚人的戰鬥力。

“我們升級了古老的武道,恢復了強大的工業,點出了全新的科技,龍城鐵騎夜夜枕戈待旦,隻要迷霧散去,我們的鋼鐵洪流就將以猛虎下山之勢,把地球文明的輝,灑向整個異界。

“這樣的龍城,怎麼可能被區區異界生毀滅,還他媽殘暴?告訴你,在這個世界上,隻有我們地球人最殘暴!”

鐵教忍不住了話。

聽得同學們熱沸騰。

班長左浩然站起來。

他劍眉星目,材拔,人如其名,自帶一浩然正氣。

班長瞥了孟超一眼,正道:“嚴老師說得太好了,漫長的黑夜已經過去,前麵就是勝利的黎明,生長在這樣一個芒萬丈的大時代,當代青年就應該好好學習,刻苦修煉,爭取爲‘超凡者’,爲龍城在異界之崛起,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
“怎能畏敵如虎,整天琢磨龍城毀滅呢?

“當然,我相信膽小如鼠者,終究是極數,大部分同學的想法都是一致的——龍城必勝!地球必勝!文明必勝!”

班長帶頭,同學們都起來。

“龍城必勝!地球必勝!文明必勝!”

大家揮拳吶喊,恨不得現在就投筆從戎,橫掃異界。

“班長好帥!”

不生對左浩然投去欽慕的目。

作爲鮮明對比,他們看孟超的眼神,自然古怪起來。

還有人小聲議論:

“孟超最近是墮落的,上課老睡覺。”

“這也不能怪他,修煉出錯,了重傷,從全班第一掉到倒數第一,換你不墮落?”

“那也不能詛咒咱們龍城毀滅啊!”

我,找事兒!

孟超瞇眼,心說我和你有仇?

仔細想想,咦,好像真有仇。

班長左浩然,正是孟超高中時代的死對頭。

盯著那張既帥氣又正義的小白臉,孟超腦袋一疼,記憶碎片紛至遝來,眼前飛快閃過一副副畫麵。

孟超驚覺,剛纔的噩夢中,自己高考落榜,好像和班長有點關係。

在他名落孫山的同時,班長卻考上名牌大學,很快超凡,一飛沖天。

但這孫子是個徹頭徹尾的僞君子。

當龍城在異界大殺四方,節節勝利時,左浩然也水漲船高鍍上一層英雄的環,得到大把鮮花和榮耀。

開高中同學會,都有七八個如狼似虎的同學朝他撲上去。

孟超是個正義很強的人。

當場就羨慕,不是,噁心壞了。

然而,在龍城撞上真正的異界文明,陷苦戰時,這傢夥竟然臨陣逃,導致整條戰線崩潰。

左浩然到戰爭法庭的裁決,一不做二不休,乾脆背叛龍城,投靠異族,出賣了地球的!

“一個叛徒,神氣什麼?

“到底是誰‘畏敵如虎’,我至戰到最後一刻,和龍城共存亡。

“小樣,先破壞我高考,又在同學會上耍流氓,最後還背叛龍城?整不死你!”

如同本能,孟超腦海中翻騰著一個個作戰計劃。

他出半步。

左浩然下意識警惕。

“班長說得太好了,實在令我太教育,太了。”

孟超滿臉誠懇,還微微鞠躬,“謝嚴老師和班長的指點,我已經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我改,從今往後,我一定堅定立場,刻苦修煉,爲龍城在異界之崛起,貢獻全部力量,多說無益,請看我的實際行吧!”

“……”

左浩然打了個冷。

他覺得孟超的眼神一下子變得詭異了,和上課前判若兩人。

“行了,班長坐下,繼續上課。”

嚴東興也不廢話,對孟超指了指牆角,“自覺點,‘蟄龍樁’,站到下課爲止。”

“蟄龍樁”三個字,激起一片吸氣聲。

龍城義務教育係,從兒園到高中,有“九大樁”之說。

三個躺樁,三個坐樁,三個站樁,和呼吸法、冥想法配合,就能吸收天地靈氣,刺激細胞活,衝破基因枷鎖,踏上超凡聖之路。

蟄龍樁卻是超出教學大綱的第十個樁功。

也是最難練的一個樁。

別說高中,就連很多大專,都不教蟄龍樁的。

隻有傳說中的“本科”,專門培養超凡者的聖地,才練蟄龍樁。

====

新書上路,急需各位兄弟姐妹的嗬護,還請大家手指,推薦、收藏一下吧,你的支援就是我的力,讓我們一起帶著地球,衝啊!龍城已經在異界站穩腳跟。“比起剛剛穿越時,龍城的麵積增加了三倍,人口增加了五倍,很多市民都能達到地球上英特種兵和奧運冠軍的水準,百裡挑一的‘超凡者’,更擁有驚人的戰鬥力。“我們升級了古老的武道,恢復了強大的工業,點出了全新的科技,龍城鐵騎夜夜枕戈待旦,隻要迷霧散去,我們的鋼鐵洪流就將以猛虎下山之勢,把地球文明的輝,灑向整個異界。“這樣的龍城,怎麼可能被區區異界生毀滅,還他媽殘暴?告訴你,在這個世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