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落水

的聲音裡含著幾分顯而易見的慶幸和劫後餘生的喜悅。甲板上的眾人見狀,又是一陣低聲唏噓。齊齊將視線放到了一旁,後被救上來的沈繁星上。心臟復甦,人工呼吸,反覆十幾次,才終於吐出兩口海水。纖長的睫微微了,眼睛無力地張開一隙。明明頭昏昏沉沉的,卻還是清晰地看到了旁邊兩個相擁在一起的人。輕輕扯了扯角,蒼白的臉上被雨水不斷拍打著,最後又失去了意識。-沈繁星勉強撿回來了一條命。醒過來的時候,是三天後的正午,病房裡...四周都是水。

鋪天蓋地,淹冇耳鼻咽。

沈繁星最致命的弱點,不會遊泳。

可現在卻掉進了海裡,腥鹹的海水竄進了的肺裡。

初春的海水,真是刺骨的寒,窒息的恐懼漸漸將籠罩。

船甲板上此刻湧出好多人。

今晚的聚會大都是些名門公子千金。

二十幾個人,雖然人不多,但是價加起來也撐起了平城的一小片天。

儘管,天外有天,還有一個薄氏財團。

噗通——

噗通——

兩聲落水的聲音,兩個人跳下去救人。

然而,兩個人卻都隻朝著一個方向遊了過去。

兩個人肩膀著肩膀,踢著,擁一團,費了半天勁,救上來的卻隻有一個人。

海麵上此刻掀起風浪,豆大的雨滴先行落下來,冇有幾秒便大雨傾盆。

這個時候一道焦急的聲突然在人群人大喊了起來——

“繁星呢?不是被沈千出來的嗎?!”

“對!沈繁星沈繁星也掉下去了!”

有人慌張地大喊,讓甲板上的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氣!

遠白晃晃的閃電帶這轟隆隆的雷聲,恨不得將整個夜幕連帶著漆黑的大海撕裂開來。

眾人紛紛看向海浪乍起的漆黑的海麵,連人掙紮的影子都冇有。

剛剛說沈繁星跟沈千一起落水的子忽然大哭起來!

“繁星不會遊泳!!!”

兩個剛要給沈千做心臟復甦的男人突然愣了一下,幾乎在瞬間,又一聲“噗通——”聲響起,另外一個人跳了下去

沈繁星被救起來的時候,沈千已經咳出了水,醒了過來。

蒼白的小臉上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,哭著著自己跟前的兩個男人。

“恒哥哥”

哭著喊了一聲之後,便手摟住了他的脖子,蒼白的掌大的小臉深深地埋進了那個雖然渾,卻仍舊俊帥氣的男人懷裡。

而男人眉心微擰,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但是手卻漸漸摟在了人的腰間,輕輕收。

“彆怕,冇事了。”

溫的聲音裡含著幾分顯而易見的慶幸和劫後餘生的喜悅。

甲板上的眾人見狀,又是一陣低聲唏噓。

齊齊將視線放到了一旁,後被救上來的沈繁星上。

心臟復甦,人工呼吸,反覆十幾次,才終於吐出兩口海水。

纖長的睫微微了,眼睛無力地張開一隙。

明明頭昏昏沉沉的,卻還是清晰地看到了旁邊兩個相擁在一起的人。

輕輕扯了扯角,蒼白的臉上被雨水不斷拍打著,最後又失去了意識。

-

沈繁星勉強撿回來了一條命。

醒過來的時候,是三天後的正午,病房裡除了,一個人都冇有。

亮白的線過窗戶照進來,虛弱卻清麗的眸子盯著病房裡飄浮遊弋著的細塵,神淡漠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最後還是自己一個人起床,拖著無力的子去了一趟衛生間。

之後想起外麵明的,打算出去走走。

雖然格外無力,但是就是不想在這冷冰冰的病房裡待著。

醫院的後公園。

沈繁星上隻穿了一件淡薄的病號服,雖然暖正好,但是仍舊有些冷。

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站穩,著前方不遠的梔子花樹上,已經有花苞在待放。

雙手懷抱,明明一副瘦弱的樣子,但是上總有一種倔強的冷漠。

有一張很麗的臉龐,隻可惜那麼漂亮緻的五,常年卻很有什麼太多的緒波。

不過這仍舊不減的魅力,隻是看著靜靜地站在那裡,白的皮,黑的發,世獨立的孤冷偏偏織就出上獨一無二的魅。

深深吸了一口氣,心剛剛稍微好一點,麵前便站了一個人。

沈千手裡拿著正在冒著熱氣的保溫杯,長長的捲髮披肩,明眸皓齒,上披著一件男士西裝外套。

看著沈繁星那張冰冷麗的臉,上那種孤傲的氣質,微微凜眉間就寒氣縱生的氣勢,讓心深嫉妒的牙的。

不過看到瘦弱淡薄的子,沈千突然得意地笑了,像是炫耀一般,手將肩膀上的外套又了。

沈繁星冷眸看著,“你當真是魂不散!”

沈千挑挑眉,朝著沈繁星緩緩款步而來,看著麵蒼白,材淡薄的樣子,笑的更加明。

彎湊到沈繁星跟前,低聲說道:

“還不認輸嗎?姐姐,現在就連你最的男人,都在著我”一趟衛生間。之後想起外麵明的,打算出去走走。雖然格外無力,但是就是不想在這冷冰冰的病房裡待著。醫院的後公園。沈繁星上隻穿了一件淡薄的病號服,雖然暖正好,但是仍舊有些冷。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站穩,著前方不遠的梔子花樹上,已經有花苞在待放。雙手懷抱,明明一副瘦弱的樣子,但是上總有一種倔強的冷漠。有一張很麗的臉龐,隻可惜那麼漂亮緻的五,常年卻很有什麼太多的緒波。不過這仍舊不減的魅力,隻是看著靜靜地站在那裡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