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我怎麽可能愛她

,來餐廳幹嘛,這話你不覺得有問題嗎?方舒卻絲毫沒有誇下臉來,她可是最知道簡音的人,她一回來陸知衍可是基本上天天都在簡音那裏,許莓這個棄婦現在不應該難過的以淚洗麵嗎?還打扮得這麽光鮮亮麗,是打算吸引誰的注意力?“聽說最近陸知衍一直都在簡音那裏,是不是對你有些冷淡啊?你也別傷心,畢竟陸知衍的心思隻在簡音那裏呢,聽說陸知衍還送了音音很多珠寶作為她回國的禮物呢,也不知道你和陸知衍這麽長時間有沒有收到過一份...“真打算結婚了?”

許莓站在陸知衍辦公室門口,剛抬起準備敲門的手又悄然落下。

說話的人是賀煜,陸知衍的好兄弟。

許莓聽得出來他的聲音,他也是陸知衍圈子裏唯一知道她和陸知衍在一起的人。

“結婚而已,早晚的事。”

陸知衍的語氣稀鬆平常,聽不出什麽情緒。

“嗬,沒想到許莓追了你六年還真的追出個結果來了,這算什麽?堅持就是勝利?”

賀煜的言語間充滿了不可思議,驚訝的不是許莓竟然追了他六年,而是陸知衍真的要和許莓結婚。

許莓臉上沒什麽表情,隻有她自己知道他口中的結婚是什麽意思。

果真,下一秒就聽見陸知衍聲音,冷漠中帶著絲厭煩。

“爸媽喜歡,娶回去省得煩我,我又不喜歡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麽親耳聽到陸之衍說不喜歡她,許莓內心竟然沒有太大的波動。

大概是已經習慣了

畢竟平時見麵,眼神都懶得施捨一個。

賀煜:“不喜歡還娶,這對許莓不公平。”

陸知衍輕笑一聲反問道:“我怎麽不知道你還這麽慈悲心?你喜歡?讓給你了,反正都是她倒貼。”

賀煜語氣聽不出什麽喜怒,隻是勸他:“話不能這麽說,許莓對你很好,況且你們本來就是青梅竹馬,你這樣說以後別後悔。”

賀煜的勸告並沒有引起陸知衍的絲毫憐憫,反倒是戳中了他的痛點。

“她好?那她就不會趁著音音受傷的時候上趕著投懷送抱。”

在他口中一切都是她自找的。

這段感情再廉價都是她上趕著要的。

站在門口的許莓指尖緊緊捏著那邀請函的一角,感覺指尖都有些發麻,彎曲的一角早已褶皺不堪。

她嚥了嚥唾水,試圖平複自己的情緒。

可右手拎著的雞湯頓時覺得異常沉重,像是千斤重的鐵塊一樣。

門內的談話還在繼續。

賀煜知道勸不下去的,也懶得繼續說下去,“隨便你,我走了。”

他直接起身朝門口走去,剛一拉開門,就看到矗立在門口的許莓。

呆愣在原地。

賀煜微微蹙著眉,看樣子是聽到了他們剛剛的談話,想說些什麽。

“你找知衍吧?他在裏麵。”

許莓剛想離開,賀煜就輕聲說道:“多愛點自己,陸知衍不適合你。”

他輕輕拍了拍許莓的肩膀就轉身離開了。

許莓過了好一會,才邁開步子推門進去。

聽到聲響的陸知衍微微抬眼就看到許莓,臉色不是很好。

“你來幹嘛?”

許莓將手裏的雞湯放在桌上。

“陸阿姨做的,給你送來,還有這個邀請函,我的個人獨奏會,你能來就來吧。”

聽完剛剛一番話,她已經不期待陸知衍能來了。

誰知他一手接了過去,語氣不是很好。“知道了。”

或許是害怕許莓想多了,陸知衍再次開口。

“許莓,你能得到的隻有陸太太的位置,其餘的不要妄想,這是我對你最大的寬容。”

許莓冷笑,寬容。

說得多麽義正辭嚴啊。

她走到一旁給自己接了點水,潤了潤嗓子後才開口說道。

“陸之衍,我們認識十多年,結果和你結婚隻是你對我的寬容,那你這點寬容,我不太需要。”

她抬眼望過去,陸之衍依舊是垂著眼看著眼前的檔案。

話音一落,手中的筆放在桌上。

舌尖頂了頂上顎似乎是在隱忍著什麽。

“你知道我們認識這麽多年就不會下那麽毒的手,為了得到一個名額,為了讓我多看你一眼,你都做了些什麽?簡音的手到現在都不能用力,你不愧疚嗎?”

陸之衍的話字字誅心,字字句句猶如鈍刀剜在她的心口。

愧疚嗎?她還真沒有覺得。

許莓的裙邊被攥得都是褶子。

這些口誅筆伐的話語這麽多年她聽了很多遍。

“陸之衍,當年的事不是我做的,我說了很多遍是你不肯相信。”

明明她說了很多遍,為什麽就是不肯相信她。

明明他們認識的時間更長。

他卻隻願意相信另一個人。

陸之衍將手中的檔案摔在地上,巨大的聲響讓許莓忍不住顫抖。

“許莓,最大的動機就是你,你讓我怎麽相信?當年取代她去演出的難道不是你嗎?”

許莓沉默了片刻。

沒有證據,隻有一個動機,就給她判了死刑。

當年簡音得到了歐冶大師弟子的名額,原本可以跟著歐冶大師出國進修,隻可惜一場車禍,讓她的手失去了知覺,音樂夢徹底破碎。

許莓一直都覺得這是她罪有應得。

最後名額落在她這,陸知衍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她是凶手。

真是可笑,她花了六年證明自己的清白,隻不過是讓他更加厭惡了。

她冷笑了一下,像是自嘲。

這六年她無話可說。

她起身將檔案一個個理好放在他的桌麵上,輕輕拂去檔案架上的灰塵。

既然這樣,那就如他所願好了。

她淡淡道:“你說得對,有陸夫人的頭銜就夠了。”

隻要能讓簡音得不到你就夠了。

陸之衍看著她忍氣吞聲地將檔案放在桌上,臉上竟然還帶著笑,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麽好。

每當他說出一些讓她不堪的話她就是這副模樣,讓他心裏更加不爽。

他抬起眼眸像是在看小醜雜耍一般,臉色驟變,一把捏著許莓的下巴。

“你賤不賤啊?”

見她臉色淡漠,掐著下巴的手指下雪白麵板已經開始泛紅,可他眼裏卻看不出心疼,隻是用力甩開她的下巴,抽出一張紙仔細地擦拭著他的指節。

像是摸到了什麽髒臭無比的東西。

許莓淡定的沒有一絲反應,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木偶。

這麽多年過去了她知道爭吵是最沒用的。

“雞湯喝完,記得帶回家。”

她的聲音很輕,說完就轉身出了辦公室。

她的腳步有些踉蹌,沒有走電梯,到了安全通道後她才靠著牆壁穩穩蹲下。

回去後的許莓想了很久,她不知道自己這樣是對還是錯。

可這場婚姻,不僅僅是她一個人的事,這還是母親臨走時定下的。

母親,你若是能看見,也會希望我這樣生活下去嗎?

窗外的星光依稀閃爍著,像是給她的回應。

許莓沒有繼續想這個問題。

幾天後的個人演奏會纔是她最值得關注的。

這是今年她最看重的一場個人演奏會,不管陸知衍來不來,她都需要完美開場。

——

(微改了一下。)

新文開篇,前期隻有兩三章虐一點,後篇都是小甜文。

歡迎大家支援啦~�Ҍ��ٵę�������Ѧ�һ�›]��Ԓ���՚��Y���o�ˎ��룬���Sݮ���ĝu�u����ȥ�ĕr�򣬺�Ȼ�g��������һꇜ؟ᡣ���o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ɂ��˵ķ��򻥓Q��һ�£�˲�g�Sݮ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¡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Եؿ��������۾����ģ���M������Ѧᯛ]��ס��߀�ǵ����^��ס�����Ĵ���ԭ���o�����ģ����_ʼ���ҵ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_ʼ����협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ȡ�����ϵ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