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我趕時間

坐直子。“你去我房間,在我枕頭下,有一個信封,拿著信封去江城找秦老爺子,信封上有地址。”“至於後麵的事,你秦爺爺都會安排,你聽他的就行,我……等你!”說完這些,老爺子便掛掉電話。“喂喂喂,你是不是傷了……”胡楊覺得不對勁,馬上回電話過去,卻顯示無法接通。放下手機的胡楊,臉驟變,他很清楚老爺子的實力。能讓他三年都無法擺平的事,那對方又是怎樣的存在呢?就在胡楊琢磨時,幾隻蒼蠅飛來飛去。“小爺沒心思陪你...“十六,十七……”

觀風山頂,茅草屋,穿著背心短,腳踩人字拖的胡楊,翹著二郎坐在木桌前,隻見他左手托著下,右手拿著一雙筷子,閉著雙眼,正在懶洋洋的數數。

他每數一個數,右手的筷子就會在虛空中夾中一隻蒼蠅。

這是他在山上,唯一的消遣方式。

就在這時,桌上那老年機鈴聲響起。

胡楊瞬間睜開雙眼,迅速接通電話。

“老爺子,你還知道給我打電話啊!你不是說出去理點小事嗎?什麼小事,三年都搞不定啊?我還以為你嗝屁了呢!”

胡楊大聲抱怨起來。

“我遇到麻煩了。”

讓胡楊沒想到的是,電話對麵的老爺子,聲音異常嚴肅。

“什麼麻煩?需要我做什麼?”

胡楊覺察到不對勁,便坐直子。

“你去我房間,在我枕頭下,有一個信封,拿著信封去江城找秦老爺子,信封上有地址。”

“至於後麵的事,你秦爺爺都會安排,你聽他的就行,我……等你!”

說完這些,老爺子便掛掉電話。

“喂喂喂,你是不是傷了……”

胡楊覺得不對勁,馬上回電話過去,卻顯示無法接通。

放下手機的胡楊,臉驟變,他很清楚老爺子的實力。

能讓他三年都無法擺平的事,那對方又是怎樣的存在呢?

就在胡楊琢磨時,幾隻蒼蠅飛來飛去。

“小爺沒心思陪你們玩了!”

胡楊說話時,手腕一抖,手中的筷子迸而出,伴隨刺耳的破風聲,兩隻筷子結結實實鑲嵌在墻壁上,而筷子上,則串著之前那幾隻飛的蒼蠅。

他快步來到老爺子房間,在他枕頭下找到信封。

沒有多想,直接出門。

可他沒走多遠,便停下腳步。

幾秒後,一輛賓士大g捲起陣陣灰塵,疾馳而至。

胡楊瞇眼打量眼前這輛大g,這麼多年來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找到這來。

一個穿著職業套的年輕人從副駕跳下來。

這人五致,材火辣。

朝胡楊走來時,駕駛室的那個中年男人大步上前將護在後,很警惕的打量胡楊。

“你是誰?”中年男人冷聲發問。

“你到我家來,你問我是誰?”

胡楊很無語的回應。

聽到這話的人,看了看胡楊後那簡陋的房子,“請問胡老在嗎?”

“沒在。”胡楊回答時,看了看時間。

“你是他?”

“孫子。”

確認胡楊份後,人客氣了不,“你好,我是江城雲家的雲嫣然,我爺爺病重,危在旦夕,有人說胡神醫醫高超,能救死扶傷,我想請他出山,救救我爺爺……”

“別想了,他已經消失三年了。”

胡楊擺了擺手。

消失?!

聽到這話的雲嫣然,滿臉失落,那絕的臉上滿是哀求的看著胡楊,“那……你能想辦法聯絡上他嗎?我真的著急的,隻要胡神醫能救我爺爺,我們什麼條件都能答應。”

“聯係不了,我打了他三年電話,全都無法接通。”

就在這時,雲嫣然接到一個電話,簡單說了幾句後,滿臉悲痛,“陸叔,你趕快送我回去吧,爺爺已經不能自主呼吸了,隻能依靠呼吸機維持著生命征,我……想送他最後一程。”

“大小姐,快上車吧!”

中年人陸萬連連點頭。

“喂,如果你們願意送我去江城,我不介意給你爺爺治病。”

胡楊雙手兜,淡然開口。

原本剛轉,準備上車的雲嫣然,猛然停下腳步。

“你會治病?”

雲嫣然將信將疑的打量著胡楊。

“老爺子能治的,我也能治,他治不了的,我依然能治。”

胡楊不慌不忙的回答。

“大小姐,別聽他的,他這麼年輕,懂什麼醫?再說了,這荒山野嶺的,他說是胡老孫子,他就是嗎?咱們趕快回家吧!”

陸萬滿是敵意的盯著胡楊,催促著雲嫣然。

雲嫣然則滿臉猶豫的站在原地,老實說,也不相信胡楊的醫,但事到如今,抱著一僥幸的,不想錯過任何一個能夠救爺爺的機會。

糾結了幾秒後,朝胡楊招招手,“好,上車吧!”

“大小姐,這……”

陸萬聽後,一臉凝重。

雲嫣然很嚴肅的說道:“陸叔,我想試試,再說了,有你在,他也不敢來。”

陸萬聽後,長嘆一口氣,餘掃了眼胡楊,見他還站在原地,便不耐煩的催促道:“還愣著乾嘛?趕快上車,我們趕時間。”

“你們不把後麵那些人擺平,估計走不了。”

胡楊說話時,雙手依舊兜,歪著腦袋看向道路盡頭。

聽到這話,陸萬警惕的看著空空的石子路,“哪有人?你到底走不走?”

嗡……嗡……

話音剛落,汽車轟鳴聲響起。

隻見兩輛麪包車疾馳而至,剛一停穩,十幾個手拿長刀和棒球的壯漢便跳下車。

看到這一幕,陸萬顧不上驚嘆胡楊是如何發現的,而是第一時間沖到雲嫣然前。

“你們是二哥派來的吧!二哥這是不希我把神醫帶回去救爺爺啊!”

雲嫣然冷冰冰的開口。

“無可奉告,雲大小姐,對不住了。”

一個壯漢話音剛落,便揮舞著棒球砸了過去。

陸萬一記橫拳直接把壯漢打倒在地。

“大小姐,快上車!”

陸萬大喊一聲後,便迎了上去。

他雖然功夫不錯,但兩拳難敵四手,很快他便在對方的圍攻下落了下風。

他捱了幾拳和幾腳後,直接倒地不起。

“陸叔……”雲嫣然尖起來,慌張的想要沖上去幫忙。

看到這以後,胡楊搖頭嘆了一口氣,“要不是擔心他被打了開不了車,耽誤我時間,我真不想管這檔子破事。”

胡楊一把拉住雲嫣然,緩緩朝那群人走去。

“你別過來送死,趕快帶著大小姐跑!”陸萬見狀,大吼起來。

“把你閉上行嗎?”

胡楊說話時,直接出手。

話音落下時,這些兇神惡煞的壯漢,全都橫七豎八的癱倒在地,慘不止。

這……

陸萬徹底傻眼,至於雲嫣然,則滿臉難以置信。

“喂,現在可以走了嗎?我趕時間!”

胡楊坐在大g上,皺眉催促道。來到老爺子房間,在他枕頭下找到信封。沒有多想,直接出門。可他沒走多遠,便停下腳步。幾秒後,一輛賓士大g捲起陣陣灰塵,疾馳而至。胡楊瞇眼打量眼前這輛大g,這麼多年來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找到這來。一個穿著職業套的年輕人從副駕跳下來。這人五致,材火辣。朝胡楊走來時,駕駛室的那個中年男人大步上前將護在後,很警惕的打量胡楊。“你是誰?”中年男人冷聲發問。“你到我家來,你問我是誰?”胡楊很無語的回應。聽到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