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隻當是一頭豬

ɡ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w��Цһ•������ָ�˜������^���ˣ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Ȼ�㲻֪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¶�ס����IJ��ӣ��b ���U�ꡱһ•�p푡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�߀δ�����^������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0�2���\��Ȼ��ë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�Dz���ĺ��Y̎���^�����ˣ...“王爺不好啦!王妃懸梁自盡了!”

懷王府張燈結彩,高朋滿座,觥籌交錯!

原本熱鬧非凡的宴席,霎時間靜得落針可聞。

唰唰唰……

所有人的目光,都凝聚在懷王蕭昱辰的臉上。

蕭昱辰原本已經喝地半醉,但霎時間,他的酒就醒了,他從頭到腳,如同被潑了一盆冰水!

但他的怒火,瞬間就把這盆冰水,變成了沸水!

“新婚夜,懸梁自盡!?溫錦,你真是好樣的!”蕭昱辰咬牙切齒,一字一頓。

“王爺快去看看吧!”

“王妃那般戀慕您,如今終於得償所願,怎麽捨得懸梁自盡?鬧得倒像王爺強迫她似的?”

“嗐!你們懂什麽?這是人家夫妻之間的小情趣!”

“王妃這是怕咱們把王爺灌醉,新婚夜,雄風難震!故意替王爺解圍呢!”

“王爺,您可不能讓王妃失望!快去快去!讓她知道咱們懷王殿下的厲害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刺耳、調侃、嘲諷的笑聲,鼓動著蕭昱辰的耳膜,擊穿了他僅剩的臉麵、尊嚴。

蕭昱辰前腳剛邁出宴席廳。

身後的浪笑,就排山倒海而來。

“對著那麽個肥豬!懷王真能硬起來嗎?”

“這能怪誰?誰叫他上次宮宴上,酒後亂性?”

“懷王儀表堂堂,更是一代戰神,卻娶了那麽個惡女、肥婆,也是夠倒黴的!”

……

……

“王妃!醒醒,王爺來了!”

丫鬟急促的叫聲,吵得溫錦腦仁一顫一顫的疼。

她是維和部隊的醫生,正在搶救傷員,不幸被彈片擊中,然後……

然後!她被疼醒了!

耳邊是急促的呼吸聲,身上是撕裂般的疼痛……

她不是在戰場上嗎?

戰場上,哪個禽獸還有這種興致?!

溫錦咬住下唇,屏住呼吸,猛地掀開眼皮!

她倒要看看,活的禽獸長什麽模樣!

入目,一雙寒潭似的眼睛,眼底冷幽幽,深邃而無情,隻有懶得掩飾的恨意和報複!

四目相對,男人立刻嫌惡地轉開視線,並輕啟朱唇,“真醜!”

“我、去!?”

占著便宜還嫌她醜?

長得帥也不能這麽侮辱人吧?

溫錦覺得自己要疼死了……

他終於起身,語氣滿是厭惡。

“堂堂侍郎家嫡女,當眾又哭又鬧也就罷了,還玩兒出了上吊的戲碼?”

“新婚夜鬧著懸梁自盡,讓本王跟著你在京都再次‘出名’,不就是想讓本王寵幸你?”

“本王看見你這滿臉橫肉就惡心!”

“今日隻當幸了一頭豬!滾吧!本王不想再看見你!”

what**?!!!

軍中一枝花的溫錦,何時受過這種奇恥大辱?

她當即就要給這渣一擊重拳!他纔是豬!他全家都是豬!

但她渾身疼,疼得連腦仁兒都要炸開了……

一大段陌生的記憶灌入腦海。

她靈魂穿越到了一個叫“大梁”的朝代。

這女孩子也叫溫錦,父親是工部侍郎。

剛剛那個男人是懷王。

今天是他們的新婚夜。

雖然婚事是她算計來的……但懷王還是依照皇命娶她過門。

懷王娶她進門便不見人影,讓她獨守空房。

溫錦聽信丫鬟讒言,鬧著懸梁自盡,逼著懷王來和她“洞房花燭、共度良宵”,再次讓懷王淪為笑柄。

“真是個傻子……”

溫錦捏了捏身上二百多斤的肥肉,看了看自己黝黑的麵板。

“又黑又胖又醜……”

“這穿越玩兒的有點兒大啊?”

溫錦欲哭無淚。

……

……

六年後。

懷王府再次張燈結彩,大紅燈籠高懸,喜字貼滿內外院。

懷王府前廳。

華燈高懸,亮如白晝。

一身大紅喜服,鳳冠霞帔明豔動人的側妃,正滿臉嬌羞地倚在懷王身邊。

“她又肥又醜,心思奸惡歹毒,你拜她做什麽?”

蕭昱辰俊臉難掩厭惡。

“姐姐是正妃,我過門理應給姐姐敬茶。”

側妃臉上溫柔,心頭冷笑,“正妃又如何?聽聞她壯碩如牛,黑如木炭,又肥又醜,還被王爺如此嫌惡……今日當眾羞辱她一番,將來還不是要被我踩在腳下?”

前廳眾人竊竊私語,嗤笑不斷。

側妃宋詩雨乃是京都名媛,氣質絕佳,美名在外。

王妃占全了黑胖醜……就是臉皮再厚,這下也無地自容了吧?已經燻黑的匾額,一行字跡,越發顯得紮眼刺目。“不遵綱常,天下大亂”。溫錦靠在馬車壁上,眼睛一閉,就昏睡過去。鬱飛何時跳上馬車,把薄毯蓋在她身上,她都不知。直到馬車在懷王府停下,鬱飛才把她喚醒。“查到了嗎?誰教唆那孩子和那婦人?”溫錦問。鬱飛搖了搖頭,“他們也說不清楚,描述了長相,但……意義不大。”京城人這麽多,如今也沒有“天眼”係統,無異於大海撈針。“清剿太子餘孽之時,懷王府首當其衝,得罪了很多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