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王銳

不敢多放一個。有句話說的好,寧惹閻王莫惹爺,爺讓你三更死,誰也別想活五更!“爺來了!”黑人看著逐漸走近的青年男,齊齊打了個敬禮,下意識的就要彎腰,恭敬道:“……”走在前麵的衛清怡微微一愣,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,而王銳雙眼一瞇,右手小拇指輕輕勾了一下。“……”黑人看到了王銳的小作,彷彿瞬間明白了什麽,趕改口:“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……”王銳心裏鬆了一口氣,好險,差點兒餡兒!“剛才嚇壞我了,我以為他們是...“王銳,合同的容,你還記得嗎?”

一架波音767豪華客機上,衛清怡轉頭看了看坐在旁邊的短發青年,並沒有等待他的答案,而是拿出一份電子檔案,直接念道:“約法三章,第一條,合同期三年之,未經方允許,雙方不得進行任何肢接,如果需要接,男方必須無條件配合。”

“第二條,合同期,男方不許朋友,不允許和其他異有任何曖昧行為,以免給方造不必要的困擾。”

“第三條,男方不許打著方的名義為自己謀取利益,不許損害方名譽……”

王銳靜靜的聽著,偶爾點點頭,沒有說話。

衛清怡,是燕京市衛氏家族獨生,天生麗質,貌碾一切當紅明星,而且能力過人,僅僅二十歲出頭,已經拿到了經濟學雙博士學位,而且至今單,是無數青年才俊和新聞競相追逐的目標。

這趟去歐洲出差,偶然結識王銳,簡單的瞭解之後,認為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種人,然後在國外速閃婚,結婚證通過大使館登記,為了合法夫妻。

“你記住,我們隻是表麵婚姻,實際是雇傭關係。”唸完合同,衛清怡輕輕合上資料夾:“我是雇主,你是員工,就這麽簡單。”

在歐洲出差兩個星期,先後簽下兩個億元大訂單,在一次私人聚會遇到王銳,知道他遊手好閑一無是,連份正兒八經的工作都沒有,立刻決定和他結婚,而且約法三章,製定了雇傭條款。

就現在來看,這王銳絕對是最佳人選,又老實又聽話,顯然沒什麽出息,絕對可以拿的死死的。

“約法三章之外,還有最重要的一條。”看了看始終平靜的王銳,衛清怡眉頭一蹙,想了想,又補充道:“方可以隨時補充合同條款,男方不得拒絕,而且方可以隨時單方麵終止合同,解除婚姻關係,從此各不相幹。”

王銳說出了合同的後續容:“三年合同期滿,雙方立刻離婚,方向男方支付一千萬勞務費。如果男方違約,取消一切報酬,而且需向方支付一億元神損失費。”

他掛上笑容:“清怡,合同容我都記住了,你放心,我一定會按照合同,扮演好‘丈夫’這個角。”

“隻有當著我父母的麵,你纔可以我清怡!”衛清怡絕的臉頰彷彿覆蓋了一層冰霜:“平時我衛小姐,或者衛總監,什麽都可以,就是不能清怡,否則視為違約!”

王銳:“好的,衛總監。”

唯唯諾諾,懦弱的男人!

衛清怡扭過頭去不再說話。

沒過多久,飛機在燕京機場緩緩降落,王銳落後衛清怡幾步,像是隨行的工作人員,拖著行李箱往機場出口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燕京機場出口。

四十名魁梧男子,穿黑西裝,每人手中都握著一柄黑雨傘,眼神銳利,氣質冰冷驚人。

許多剛剛走下飛機的乘客,被這群人上流的氣息震懾,都不敢靠的太近,紛紛繞路,從其他出口離開。而這些黑人麵無表,目盯著正在走來的一對青年男,手心暗暗起了一把冷汗。

“爺在歐洲遊玩兩個月,本來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回國,臨時改變行程,很有可能發生了突發事件。”站在最前方的黑人低聲道:“都打起神,千萬不要惹爺生氣,否則你們知道後果!”

一群黑人一僵,額頭流下冷汗。

爺很生氣,但每次生氣,全世界都要震上三震。上次某非洲國家的一位王子,因為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,被爺一個耳掉了八顆牙齒,屁都不敢多放一個。

有句話說的好,寧惹閻王莫惹爺,爺讓你三更死,誰也別想活五更!

“爺來了!”

黑人看著逐漸走近的青年男,齊齊打了個敬禮,下意識的就要彎腰,恭敬道:“……”

走在前麵的衛清怡微微一愣,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,而王銳雙眼一瞇,右手小拇指輕輕勾了一下。

“……”黑人看到了王銳的小作,彷彿瞬間明白了什麽,趕改口:“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……”

王銳心裏鬆了一口氣,好險,差點兒餡兒!

“剛才嚇壞我了,我以為他們是壞人。”衛清怡臉有些發白,一邊繼續往機場出口走去,一邊轉頭看向王銳,目似冷了三分:“聽到他們說什麽了嗎,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,等你見過我父母,不要妄想我父母會給你什麽好;出去認認真真找份工作,自食其力,不要當個飯男。”

找工作?飯男?

四十名黑人頓時覺腦子不夠用了,瞠目結舌。

這位小姐,你知不知道爺是什麽份?他去應聘工作,什麽公司的老闆不得嚇破膽?能讓爺吃飯的人,這世界上本不存在啊!三震。上次某非洲國家的一位王子,因為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,被爺一個耳掉了八顆牙齒,屁都不敢多放一個。有句話說的好,寧惹閻王莫惹爺,爺讓你三更死,誰也別想活五更!“爺來了!”黑人看著逐漸走近的青年男,齊齊打了個敬禮,下意識的就要彎腰,恭敬道:“……”走在前麵的衛清怡微微一愣,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,而王銳雙眼一瞇,右手小拇指輕輕勾了一下。“……”黑人看到了王銳的小作,彷彿瞬間明白了什麽,趕改口:“壯不努力...